除会这还会那的“加州帅叔”- 写在2017年父亲节(图)

美国圣地亚哥藏龙卧虎华人篇之十二

 

看到上面一组照片里一个用树枝手编的船形吊椅吗?如再凑近细细品尝这船形吊椅里面的工艺细节,其造型设计、用材分配、和物理承量之间的搭配,真不失为一件气韵合一,形意相生,巧夺天工之艺术佳作。

但你相信吗?这个树枝手编的船形吊椅,不是出自一位藤编艺术家,而是一位在美国圣地亚哥工作的年青的生物医药科学家,微名叫“加州帅叔”之手。

近年在圣地亚哥华人热闹的微信圈里,我时而会看到“加州帅叔”在不同的群里“讲话”。“加州帅叔” 不光非常专业地与大家交流讨论生物医药,似乎对很多其他领域范畴,不仅仅在表象,而是对更深沉的问题,颇具有审慎的态度来表达理解和看法,久而久之,在我的印象中,“加州帅叔”是一位具有叔辈年龄的学究性的资深专业人士。

两年前我在一个美中生物和医药医学(SABPA)主办的学术活动上,见到了“加州帅叔”本人,这一见,让我“大吃一斤多一两”!原来我印象中的 “加州帅叔”,呵呵,令人忍俊不禁 – 这叔叔也太年轻了!

真名叫方常鸣的“加州帅叔” 2001年博士毕业,后在圣地亚哥在多个生物研究所和科技公司从事生命科学研究和药物开发,涉及营养代谢,胃肠肿瘤以及免疫炎症等多学科。目前方博士在加州生物医药研究所开发抗体药物,为目前高速发展中的肿瘤免疫添砖加瓦。

当我问他怎么会想起做这个吊椅时,“加州帅叔”说:“ 我想这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需要,我们刚买下这个房子,太太和小孩们想在后院的树上挂一个休闲椅,做一个读书纳凉轻聊小憩思考甚至发呆的角落。我们在网上找了一圈,发现商业化的吊椅都不够自然,跟我家的树不协调,而且价钱不菲。我觉得没有一个比用树枝编的蛋形吊椅更溶入自然了。这就引起了另一方面原因,我想通过这个吊椅来表达一样情感。我父亲是个手巧的人,虽然没经过专业训练,但他愿意琢磨,所以砖瓦水电木器竹器藤编木雕他都有涉猎,在美国就是handyman了。我小时候的小床,摇篮,推车以及木头玩具都是我父亲自己做的。我从小看我父亲琢磨这些,以他的工具为玩具,耳濡目染,也受些熏陶。我以前住公寓时,就给小孩们做了一套小沙发。这次我想没有比我自己编这个吊椅更有意义。由于受材料和时间的限制,目前这个吊椅还比较粗糙,是个半成品,还需要很多细节的优化,但重要的是太太小孩们已经很喜欢,等不及使用起来了。我一直模仿我老爸,但除了学位,从未超越过他。如果老爸来做这个吊椅,他肯定做得比我好。”

“加州帅叔”善于集艺术和科学一体化的创新 – 新家门前非常个性化的“椰子树盆景”(上图),树坑/树盆是这样的整出来的(左图)。

 

“加州帅叔”更多的小发明。

听着看着“加州帅叔”介绍各种小发明,我竟将这许许多多极富个性化的创作物和眼前的 “加州帅叔” 浑然联想成一体 。就像这个树枝手编的船形吊椅,是大脑思考和指尖艺术之间的高强合作,结实抗压,耐腐防紫(紫外线),不怕风雨、承受万体、高贵大方…….

方博士表示周末比较忙,要参加各种学术交流,社团活动,朋友聚会和接送孩子们参加各种才艺课,所以能用在业余爱好的时间很少。他带着憧憬的表情说:“我心里还预想了好多后院工程,有时间能打造一个中式的庭园,计划表排到明年了……我同时希望我的专业研发工作顺风顺水,能早日给癌症患者带来福音。”(海黛)

“嗨!加州帅叔!”

(美国华文网 圣地亚哥华文网 华文风采编发 USChinesePress.com SanDiegoChinesePress.co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