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美圣地亚哥生药科技领域捷报频传(七)-SABPA

2017年美圣地亚哥生药科技领域捷报频传!两家在圣地亚哥,且均以华人为领导主力和创始人的医药公司 – TP Therapeutics INC.  和Vivace Therapeutics 喜获硕果!

请看药明康德的详细报道:

速递 | 非小细胞肺腺癌在研新药获FDA孤儿药资格

昨天,TP Therapeutics公司宣布美国FDA已经向其在研临床新药化合物TPX-0005颁发了孤儿药资格,用于治疗携带ALKROS1NTRK致癌基因重排的非小细胞肺腺癌患者。

TP Therapeutics成立于2013年10月,是一家临床阶段,专长于化学结构的药物设计公司。TP由辉瑞(Pfizer)公司旗下肿瘤药物crizotinib的发明者之一J. Jean Cui博士创立。该公司团队侧重于已经确立的致病基因驱动因素,专注于靶向性新型化学实体的设计和开发:包括高发率的二级耐药突变、新确定的疾病驱动靶点,以及调节肿瘤微环境和肿瘤免疫的潜在靶标。

TP Therapeutics创始人之一J. Jean Cui博士(图片来源:TP Therapeutics)

TPX-0005是针对ALK、ROS1和TRK家族的有效口服型生物可利用小分子激酶抑制剂。通过靶向ALK、ROS1或TRK融合激酶的临床益处已经被crizotinib、ceritinib、alectinib和brigatinib等药物显著证明,它们已经被批准用于治疗ALK+非小细胞肺癌(NSCLC);crizotinib已经获批用于ROS1+非小细胞肺癌;同时,lerotrectinib和entrectinib处于针对TRK+癌症适应症的临床研究阶段。然而,肿瘤的获得性耐药性往往会限制这些疗法的效果。

这些获得性突变包括了ALK G1202R、ROS1 G2032R、TRKA G595R和TRKC G623R,它们是目前ALK、ROS1和TRK抑制剂常见的临床耐药性的根源。作为一种针对野生和突变型ALK、ROS1和TRK家族激酶的强力抑制剂,TPX-0005特别具有解决临床上重要的单个突变和复合突变的潜力。该在研小分子将为临床治疗提供新的机会,抑制ALK、ROS1或TRK家族在实体恶性肿瘤中的异常信号传导,克服难治性患者的多重耐药性机制

TPX-0005目前正处于1/2期、开放标签、多中心临床研究试验阶段,在ALK、ROS1或NTRK1-3重排突变晚期实体瘤患者群体中评估安全性、耐受性、药代动力学和抗肿瘤活性

参考资料:

[1] TP Therapeutics Announces FDA Orphan Drug Designation Granted To TPX-0005 For Treatment Of Non-Small Cell Lung Adenocarcinomas Harboring ALK, ROS1, Or NTRK Oncogenic Rearrangements

[2] TP Therapeutics官方网站

祝贺!融资4000万美元,Vivace今日闪亮登场

新锐名称:Vivace Therapeutics

公司坐标:加利福尼亚州,San Mateo市

官方网站:http://vivacetherapeutics.com/

融资情况:A轮、B轮共融资4000万美元

管理团队:乔爽(Sofie Qiao)博士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Leonard Post博士为首席科学官;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CSD)管坤良教授、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CSF)刘斌教授、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丁胜教授为共同科学创始人

今日,一家名为Vivace Therapeutics的初创公司甫一登场,就迅速成为了业内关注的焦点。包括《华尔街日报》在内,多家知名媒体纷纷对这家生物医药新锐进行报道,并看好它能在中美两地卓越的科学、投资、管理团队的领导下,将创新生物技术转化为全新抗癌疗法。

探索全新抗癌通路

Vivace专注的方向是Hippo-YAP信号通路。在正常情况下,这条通路能够控制组织再生,以及器官的尺寸和形状。也正是由于这条通路的重要性,一旦它出现了异常突变,就有可能导致胃癌、结肠癌、宫颈癌、卵巢癌、乳腺癌等一系列癌症。此外,这条通路中的YAP蛋白活性也和靶向疗法的耐药性,以及癌症的复发有关。由此可见,倘若能对这条通路进行有效的调控,我们不但有望提高抗癌疗法的效果,降低癌症复发的风险,更有可能为多种癌症提供潜在治疗方案。

Vivace的共同科学创始人、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管坤良教授(图片来源:UCSD)

近期,人类对Hippo-YAP信号通路又有了新的认识和理解。Vivace的共同科学创始人、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管坤良教授的研究团队去年在生物学领域顶尖学术期刊《细胞》上发表研究论文,发现这条通路里的LATS1/2激酶能抑制用于抗肿瘤的免疫能力。进一步的研究发现,当敲除LATS1/2激酶后,肿瘤的免疫原性会得到加强,从而让免疫系统更好地识别和杀伤肿瘤。这一发现,也有望让LATS1/2激酶成为肿瘤免疫疗法的新靶点。这正是Vivace探索的方向。

LATS1/2有望成为肿瘤免疫疗法新靶点(图片来源:《细胞》)

卓越团队带来无限潜力

Vivace的卓越团队让人看到了它的无限潜力。在管坤良教授之外,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刘斌教授与丁胜教授也是该公司的共同科学创始人。刘斌教授在双特异性抗体的设计与研发上取得了全球瞩目的成绩,他的双特异性抗体技术平台可助力Vivace研发出具有高度特异性的免疫疗法;丁胜教授是全球研究干细胞和再生医学的领军人物之一,也是清华大学药学院的首任院长。他的工作有望帮助Vivace寻找Hippo-YAP信号通路在其他疾病中的潜在应用。

Vivace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乔爽博士在业界有着丰富经验。2006年,她曾共同创立了LEAD Therapeutics,并与现任Vivace的首席科学官Leonard Post博士领导的科研团队一道,为业界带来了著名的PARP抑制剂talazoparib。如今,这支成功团队将在Vivace再度启航,期待书写新的辉煌。

Vivace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乔爽博士(图片来源:毓承资本)

“自从公司成立以来,我们就一直专注于汇集中美两地的顶尖专家,将创新生物技术转化为同类首个(first-in-class)的肿瘤疗法。我很高兴能与我们的科学共同创始人组成团队,”乔爽博士说:“也很高兴能与Leonard Post博士继LEAD Therapeutics后,在另一家抗肿瘤公司进行合作。”

知名风投领衔投资,助力实现梦想

Vivace的潜力也得到了诸多知名风投的看好。2015年,毓承资本与Canaan Partners共同协助Vivace成立,并在A轮融资中投入了1500万美元的资金。近期,千骥资本(Cenova Capital)领投了额度为2500万美元的B轮融资,新投资方红杉资本中国(Sequoia Capital China)、毓承资本、Canaan Partners同样参与了本轮融资。

毓承资本创始合伙人胡正国先生(图片来源:毓承资本)

“我们很高兴看到Vivace自2015年成立以来取得的进展,”毓承资本创始合伙人胡正国先生说道:“我们也很高兴看到领先的中国投资者千骥资本和红杉资本中国能够加入投资行列。”

“Vivace有许多创新且有潜力的临床项目。1期临床里,在经过分子标志物筛选的患者中,它们有望展现活性,让我们能在早期评估这些转化疗法,”Canaan Partners的普通合伙人(General Partner)Tim Shannon博士说道:“通过结合美国的商业与科学领导力,以及中国的研究能力,Vivace能采取有效的创新手段,进行新药发现。”

许多公司的创始人将美好的寓意置于公司的名称之内,Vivace也不例外——这个单词来源于拉丁语,意为“长寿”。我们祝愿Vivace能在卓越的科学、投资、管理团队的领导下,取得出色的临床成果,早日为患者们带来创新抗癌疗法,帮助他们战胜病魔。

参考资料:

[1] Vivace Therapeutics Comes out of Stealth with $40 Million to Turn Novel Biology into First-in-Class Cancer Therapeutics

[2] Vivace官方网站

(来源:药明康德)

链接:2017年美圣地亚哥生药科技领域捷报频传(一)
链接:2017年美圣地亚哥生药科技领域捷报频传(二)
链接:2017年美圣地亚哥生药科技领域捷报频传(三)
链接:2017年美圣地亚哥生药科技领域捷报频传(四)
链接:2017年美圣地亚哥生药科技领域捷报频传(五)
链接:2017年美圣地亚哥生药科技领域捷报频传(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