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更新视频:当局或已经找到章莹颖下落(视频)

法律援助律师王志东表示,官方或已经找到章莹颖下落,正在做相关检验检测。他分析:关于章莹颖的下落,一方面官方说没找到,另一方面用各种蛛丝马迹显示其好像已经找到,正在做相关的检验检测。究竟最后会是什么情况,目前尚不能判断。相信警方会拿出新的证据。

当地时间7月5日美国伊州香槟联邦法庭举行第二次听证会,克里斯滕森再次出庭聆讯,但嫌犯表情淡漠,一言不发。这次听证会大约进行了20分钟,章莹颖的家人到庭旁听。

听证会上法官龙恩(Eric Long)表示,因嫌犯对社区具重大潜在危险,裁定不得保释,将继续羁押到7月14日的预审会,有很大可能由大陪审团提起公诉。

检方在听证会上透露了更多案情细节,其大都来自嫌犯被录音录下的供词。

遭绑架后 受害人被施暴

联邦检察官费瑞雷斯(Bryan Freres) 提出证据,称案件调查表明,被告曾对章莹颖使用暴力,嫌犯是最后见到章莹颖的人。

遭绑架后 受害人曾激烈反抗

周三宣读的起诉书还透露了更多嫌犯所作所为。包括录音带录下的克里斯滕森供词,供出当他把章莹颖带回自己位于香槟市的公寓时,章莹颖是如何进行抗争的情形。

绑架后还出现被害者家人和朋友祈福会现场

实施绑架后,克里斯滕森还与一名女子出现在民众为章莹颖举行祈福活动现场(上图圈中所指),直到被捕。根据嫌犯录音供词,克里斯滕森有计划去挑选其他绑架对象,同时到现场了解 “理想受害者的特点”。

嫌犯对另一名掌握绑架证据者进行安全恐吓

起诉书透露,在另一份录音中获取了克里斯滕森还对一名掌握他绑架章莹颖把柄者进行安全恐吓。有说法这名掌握证据者疑似嫌犯的妻子,一个名叫“Michelle Christensen – 米歇尔•克里斯滕森的女子,因其曾经向当局透言怀疑嫌犯异常连续洗车等,以及案发后,她将和嫌犯合拍的头像换成自己单人头像。虽然目前执法部门仍需调查确凿证据。

加上嫌犯曾在6月12日接受警方质询时说谎,种种情况显示若嫌犯被保释,其将对社区和他人造成重大危险。因此联邦法官指出嫌犯在庭审期间不得保释。

法官龙恩还表示,指控克里斯滕森的证据均十分有力。

下次开庭日为7月14日

章莹颖的家属坚决要求判处嫌犯死刑。联邦检察官办公室发言人鲍尔(Sharon Paul)表示,克里斯滕森被控绑架罪名成立的话,最高刑罚是终身监禁。他同时表示,如果联邦绑架案发生死亡事件,所面临的惩罚会更重,包括强制性终身监禁或死刑。根据联邦法律,美国总检察长塞申斯(Jeff Sessions)将作联邦检察官提出的处罚决定。

下一个初步庭审定于7月14日上午10时举行,但如果大陪审团在此之前提出起诉书,听证会可能会被取消。但美国检察官办公室发言人保罗(Sharon Paul)表示,即使大陪审团提出起诉,克里斯坦森也可以出庭。

保罗说,联邦法庭有两个大陪审团,每月举行一次会议。她说,至少有一个大陪审团将在7月14日之前举行会议。

克里斯滕森的代表律师是香槟地区布鲁诺律师事务所的埃文•布鲁诺(Evan Bruno)和汤姆•布鲁诺(Tom Bruno)。检方代表是美国助理检察官弗雷雷斯和米勒(Eugene Miller)。

在警方公布相信章莹颖遇害的6月30日前一天的29日,章莹颖的家人参加了支持莹颖的步行活动。上图持横幅者左一为章莹颖的父亲章荣高,右一为男友侯霄霖,旁边持绿旗者为小姨叶丽钦(脸书截图)。

据伊利诺伊州媒体《新闻公报》(The News-Gazette)报道,嫌疑人克里斯滕森的律师伊万·布鲁诺(Evan Bruno)透露,自己一个客户是克里斯滕森妻子的亲戚,但是这名客户没有透露其姓名。他说,克里斯滕森夫妇没有孩子,克里斯滕森目前也没有工作。“他只是毕业了,下一步就是找工作。”布鲁诺说。

(美国华文网 圣地亚哥华文网 华文风采综合编发 网络截图除署名外USChinesePress.com SanDiegoChinesePress.com)

发表评论